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曾经的传奇、如今的传说

政治家族的一个显著特点是热胀冷缩,大起大落——得势时势力无限膨胀,如平地起高楼;失势时势力无限萎缩,如高空坠物,一落千丈,甚至销声匿迹。

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曾经的传奇、如今的传说

在以家族政治为特色的巴基斯坦,政治家族的一个显著特点是热胀冷缩,大起大落——得势时势力无限膨胀,如平地起高楼;失势时势力无限萎缩,如高空坠物,一落千丈,甚至销声匿迹。贝·布托家族曾是巴基斯坦第一大政治家族,家族里二人两次担任巴基斯坦总统、二人四度出任总理,旗下的人民党也曾是巴基斯坦的第一大政党,显赫一时,成为巴基斯坦的一大传奇。然而,几十年被腐败传闻羁绊的贝·布托家族终究倒在腐败上面,失去了人民的信任,丧失了权力,一夜之间就从全国第一大家族,萎缩为地方(信德省)的象征,人民党也从全国第一大政党火箭般地堕落成地方势力,在起家的大本营信德省苦苦挣扎,困守最后的地盘。现如今,贝·布托家族已经从巴基斯坦的传奇虚化为传说,不仅在巴基斯坦全国的影响力忽略不计,而且连谷歌等搜索巨头也不待见他们,连他们最新消息的一鳞半爪也难以寻觅。

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曾经的传奇、如今的传说

一、贝·布托家族:曾经的巴基斯坦第一大家族

贝·布托是举世闻名的巴基斯坦政治家,分别于1988年、1993年两度担任巴基斯坦总理,都被两任总统以以腐败为由解散政府解除总理职务。1999年4月14日,巴基斯坦的一家法院裁定贝·布托与丈夫扎尔达里因腐败罪、滥用职权罪而判处5年监禁,并被处以860万美元罚款。为此,贝·布托带着三个孩子踏上了长达八年的海外流亡的漫漫长路,先后流亡于英国、阿联酋、瑞士等国家。而扎尔达里却没能逃过牢狱之灾,因为涉嫌杀害贝·布托的弟弟穆尔塔扎·布托被捕入狱,直到2004年才结束了8年牢狱生活,重见天日,尽管扎尔达里一直否认针对他的所有指控。

贝·布托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于1928年1月5日生于巴基斯坦省级的贵族家庭,在美国学习,在英国获律师资格。1967年12月创立了巴基斯坦人民党。1968年11月,他被当局拘捕,1969年初获释后领导了民主运动,推翻了阿尤布·汗政权。1970年,他当选为人民党主席。

1971年12月—1973年8月,阿里·布托担任巴基斯坦总统;1973年8月,巴基斯坦实施新宪法,阿里·布托改任总理,兼任外交、国防和内政三个部长职务。1977年3月,阿里·布托再次出任总理,4个月后,他被亲信、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齐亚·哈克上将发动军事政变推翻,并遭监禁。释放后没多久,又被逮捕,并以谋杀罪判被处于绞刑。

阿里·布托被绞死后,贝·布托继承父亲的遗志,投身于政治,永不回头,在取得辉煌成就的同时,走过了坎坷的一生:1979-1984年,她被绞死父亲的齐亚·哈克军政府软禁;1988年12月1日, 35岁的贝·布托出任总理,成为巴基斯坦与伊斯兰世界第一位女性国家领导人,但不到二年就被吴拉姆·伊沙克汗总统以腐败和解决民族冲突不力为由,宣布解散贝·布托政府,被剥夺了总理职务;3年后,贝·布托东山再起,再次担任巴总理,可是她依然不能善终,3年多后就被总统法鲁克·艾哈迈德·汗·莱加里解除了总理职务,解散了政府;垮台后的贝·布托与丈夫扎尔达里被法院以腐败罪、滥用职权罪判处5年监禁,被迫长达8年的海外流亡;2007年10月19日,结束流亡生活的贝·布托返回巴基斯坦的当晚,发生了两起针对她的自杀袭击,她逃过一劫,但是,二个多月后的12月27日,贝·布托在极端势力庞大的拉瓦尔品第市举行的竞选集会上,遭遇极端势力的自杀式袭击,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巴基斯坦的这只“铁蝴蝶”香消玉殒,全世界都为之动容。

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曾经的传奇、如今的传说

二、人民党溃败,贝·布托家族势力龟缩信德省

全世界凡是以选举决定权力归属的国家,领导人都是政党的代表,通过政党赢得选举而坐上大位,掌握权力,政党是皮,领导人是毛,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然而,以家族政治为特色的巴基斯坦正好相反,政党只是政治人物的权力工具与私家财产,不仅可以私相授受,也可以世袭传承。一旦领导人在政坛失势,其领导的政党基本上就像霜打的茄子——焉了,再也难有作为。

贝·布托遇袭身亡的第二年,她的丈夫扎尔达里出任人民党联合主席,参加了大选,大获全胜,人民党一跃而成巴基斯坦最大的政党,扎尔达里出任大权在握的巴基斯坦总统,这是贝·布托最后的辉煌。

信德省的一个小部落的酋长之子扎尔达里在贝·布托担任总理期间,先后出任环境部长和投资部长,在任期间,他最大的成就是因涉嫌贪污得到了“10%先生”的外号,意思是凡是有人找他办事、批项目,他都要收取10%的佣金,后来加码为30%的佣金。

扎尔达里因为贪腐,致使贝·布托夫妻几十年的时间里被贪腐指控缠身,不仅葬送了贝·布托政治生命,在取得回光返照式的辉煌后,也终结了贝·布托家族的荣耀与权势。

2013年,饱受腐败指控的扎尔达里在风雨飘摇中中结束了5年总统任期,巴基斯坦随后举行了大选。他领导的人民党在大选中被选民抛弃,一败涂地,从全国第一大政党惊人地沦落为地方性小党(信德省的执政党)。

2013年5月的国民议会和四省议会选举,不仅是巴基斯坦政治势力(党派)的大洗牌,更是巴基斯坦政治家族的轮替,由此奠定了新的政治版图与势力格局。这次大选引发的大洗牌的一个主要特点就是贝·布托家族的出局与没落!

这次大选,前总理谢里夫所领导的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大获全胜,获得国民议会181席,超过半数(172席),取得政权,并跃升为巴基斯坦第一大政党。

扎尔达里领导的人民党在国民议会中只拿到40席,以微弱优势勉强保住最大反对党地位,同时,省议会选举中“一败涂地”,只在信德省议会获胜,获得了90席(共162席),保住了信德省的执政权。在扎尔达里的领导下,人民党一夜之间从全国第一大政党沦落为地方小党,不得不退守信德省,固守传统的地盘。

巴基斯坦板球明星伊姆兰·汗创建、领导的正义运动党赢得了年轻人与中产阶级的鼎力支持,异军突起,在国民议会中获得35席,跃升第三大党,同时,在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简称开普省,原西北边境省)的议会选举中赢得45席(共115席)。正义运动党经此一役,成为巴基斯坦权力中的一极,而该党领导人伊姆兰·汗正式成为巴基斯坦冉冉升起的,具有强大影响力的政治新贵家族,贝·布托家族成为他崛起的背景板。

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曾经的传奇、如今的传说

3、贝·布托独子比拉瓦尔:不被布托家族认可的希望之星

人民党没落后,贝·布托家族的权力与影响力正式退出了全国,龟缩到信德省这个根据地。贝·布托家族想要再度崛起,重振辉煌,唯一的指望便是贝·布托独子比拉瓦尔。

然而,比拉瓦尔振兴家族的道路漫长而崎岖,不仅因为他背负着父亲扎尔达里贪腐的超级包袱,而不仅是他过于年轻(1988年出生),缺乏政治历练、手腕与实力,更是因为贝·布托家族不承认他是贝·布托家族的继承人,只是扎尔达里家族的人。

贝·布托遇袭身亡后,人民党公布了她的遗嘱,遗嘱中贝·布托指定自己的独子比拉瓦尔担任该党的继承人,学业完成后担任党主席,她的丈夫扎尔达里作为该党联合党主席,辅佐比拉瓦尔。可是,贝·布托家族的人并不认可这个决定。贝·布托的叔叔蒙塔兹·布托公开抨击比拉瓦尔,认为他将名字由比拉瓦尔·扎尔达里改为比拉瓦尔·布托·扎尔达里的行为违反了部落传统规范,他不是布托家族的人,没有权利领导人民党,人民党主席职位应该传给贝·布托的妹妹——萨娜姆·布托,或者传给贝·布托的弟媳——金娃·布托的一个孩子。蒙塔兹直言不讳地说:“你(比拉瓦尔)不能仅仅加上个名字就改变了身份,也无法在一夜之间就成为布托家族里的人。”

贝·布托的弟弟穆尔塔扎·布托的遗孀金娃·布托对此也持反对态度。

除了贝·布托家族的反对外,比拉瓦尔重振家族荣耀的另一个拦路虎似乎是他爱上了美人后便不再爱江山了。2011年7月19日,比拉瓦尔的父亲、总统扎尔达里任命希娜·拉巴尼·哈尔为巴基斯坦联邦政府外交部长,十个月后, 传出35岁的已婚的希娜·拉巴尼·哈尔与小11岁的单身汉、人民党主席比拉瓦尔坠入了爱河,爱得如胶如漆,

两人要共同生活的决心无比坚定,即使牺牲自己的政治前途也在所不惜,并准备在哈尔的外长任期结束后到瑞士共筑爱巢。

据称,扎尔达里强烈反对儿子与爱将的这段婚外情,担心这个丑闻不但会断送儿子的政治前途,也会给比拉瓦尔任党主席的人民党带来毁灭性打击。为了拆散这对情侣,扎尔达里不惜动用情报机构散布哈尔丈夫公司的丑闻,以此向哈尔施压,让她离开比拉瓦尔。

"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曾经的传奇、如今的传说"的相关文章